© 2005-2019 今夜月亮依然如往昔一样澹然娇美,只是多了一份清凉寂寞。我从城里悄然来到故乡为的就是在这静谧中追忆昨夜的温馨昨夜的梦。此时一切都笼罩在朦胧中。那轮弯弯的月亮从淡淡的云中荡漾出来悬挂在树梢,以淡然的目光俯视着这个曾经被苦难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村落。 那一排排苍老而弯曲的杨树依然裸露出一股苍劲之美,那条漂浮着沧桑岁月的蜿蜒的老河依然碧波潺潺,那坎坷的山路还是如前那样缓缓延伸着,那口古老的吊井的水还是那样明澈见底;那低矮的板壁瓦房还是那么古色古香,如一个佝偻着腰的老人在回忆或在沉思仰望。谁说往事如烟那些难忘的情节,正穿越时空的隧道奔来眼底,演绎成一幅幅似梦非梦亦真亦幻的画面。我仿佛看到母亲坐在柴门门前仰望着夜空的月亮,教我童谣大月亮小月亮公公出来做木匠,婆婆出来簸糯米。簸得三升二角米拿在张家河里淘,张家不容淘拿在李家房上晒李家赖我偷蔫菜蔫菜香请姨孃蔫菜臭。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